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E陆】悲怆6(哨向paro)

   “对了,有件事我挺好奇的。”

  

  难得张驰这么直白地展现自己的好奇心,陆之遥扬了一下眉毛示意他问。


  “你精神向导到底什么样子?”张驰看到陆之遥有点惊讶的眼神只是耸耸肩,“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把你传的多邪乎,毕竟你很少让你的精神向导出现不是吗。”


  绿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犯难的情绪,陆之遥转开眼放下茶杯,用手指抵着下巴思考。


  他确实很少让他的精神向导示众,出于某种私人原因。

  在他们这个世界里,很少有人的精神向导是一样的,所以很多时候知道了精神向导也就等于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

  而陆之遥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个与众不同的存在之一。精良缜密的战术分析,无与伦比的记忆力和指挥能力,以及他那完全不输于哨兵的战斗能力都让他军衔的更替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所以他才不到30岁就成为了上校。

  如果说这个身份就让他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精神向导,那么另外一个理由就让他更加收敛,那就是精神向导本身。陆之遥的精神向导与常人有些不一样,不管是在体积上,还是形态上,一旦出现,必然让他成为焦点,各个方面的焦点。

  这么多年下来,也只有几个好友知道罢了。

  所以现在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犹豫,似乎一切自己用过的理由都不成立了,潜意识告诉自己,张驰是最强哨兵,自己在他这里很安全,而且对方不会泄密。

  陆之遥侧头看了一眼,张驰正捧着一杯新沏的茶水看着他,安静地等着回答。

  “好吧,你想知道的话。”

  陆之遥最终还是点点头。

  “虽然没想到你会问就是了。”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长鸣,张驰的眼前被一片火红笼罩,眨了眨眼看清眼前的景象后,他惊异地睁大眼睛,那双端枪从来没有颤过的双手一个抖动洒了一手茶水,而他却无暇顾及。

  鲜红色的羽毛,振开的双翼和尾羽处隐隐的火光,灿金色的眼睛似乎凝聚了世界上所有的光芒,这是一只朱雀,统领了整个南方七宿的、四神中的火属性的象征的朱雀。

  神鸟轻巧地落在沙发扶手自己主人的身旁,陆之遥伸手顺了顺它脖颈的羽毛,便再次让自己的精神向导回到该回的地方。

  客厅恢复到一开始的寂静。

  “也难怪,”过了许久,张驰才缓缓开口,“毕竟是神奇陆夫人,看来传说中神秘的东方力量,还真不是胡诌的?”

  陆之遥看出对方漆黑的眸子里的戏谑,不禁苦笑:“如果是说flag的话,拜托你饶了我吧,我也不愿意的。”

  “不过呢,你倒是验证了一件事。”张驰微挑唇角扬起了一个轻浅的微笑,他的眼睛里带着陆之遥熟悉的代表着绝对自信的光芒,“向导在一开始,其实是很强的一个存在。”

  “我们本来就是,用不着‘一开始’这个词。”

  听到这话张驰轻笑一声,没做评论。

  “那作为回报,我也给你看看我的好了。”张驰把已经凉了的茶水放下,甩了甩手上的水渍,看似不经意地抬了一下手。

  下一秒陆之遥就被一个黑色的影子狠狠扑倒,直接从沙发上翻了下去,他有点惊慌地一抬头,便和一头黑豹打了个照面。那对浅金色的眼睛里面是满满的警觉和防范,黑豹将爪子按在陆之遥头旁边后低低地吼了一声,周身紧绷着,随时可以做出攻击动作。

  “嘿,我说,这可真适合你。”

  一边用精神波动安抚精神紧绷的精神向导,陆之遥慢慢挣脱束缚坐起身,看着退了几步到主人身边的黑豹,忍不住赞许道。

  黑豹生性孤僻,弹跳力惊人,奔跑速度更是不用说,听力嗅觉都极其灵敏,作为哨兵尤其是张驰这样的人的精神向导,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如果下次不要以这种方式作为打招呼的话,我想我会更开心的,老E。”

  选择称呼老E么。

  哼了一声,张驰倾身向后靠去,右腿顺势搭在沙发上,黑豹转身跳到主人身上,张驰的手指像是安抚猫咪一样温柔地挠了挠它的下巴,又慢慢一次一次抚过它后背上细小的黑色绒毛。黑豹舒适地眯起眼,趴在了他的胸前。

  “那我可管不了,精神向导都有自己的意志的,你不可能不知道吧,陆夫人。”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