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Day.7】[E陆]即使是没有结果的爱恋


  正是盛夏,阳光肆意地散发着热量,远远看去,似乎能看到草丛上有肉眼可见的水蒸气,空气中弥漫着夏天特有的青草味儿。恰好前几日下过一场大雨,虽还不至这么热燥,却也让人感觉到了夏天的热情,不出一个上午就有人的背上带了一层薄汗。

  穿着黑色毕业袍的张驰站在人群中,本就不太喜欢照相的他在班级照相后便不再参与同学们自行的拍照活动,只是默默看着四年的大学同学摆着各种姿势,乐此不疲,似乎要把未来对这里的思念全部印刻在相册里。

  “老E。”

  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再熟悉不过的嗓音,张驰毫无波澜的眸子染上了些许的惊讶,他回过身,拥有一对碧绿色眸子的青年正对着他微笑着挥手。

  “夫人你怎么来了?”他快步走过去,陆之遥把怀里抱着的什么东西塞到了他手里。张驰低头一看,是一件外套,黑色的,带一些蓝色的条纹。

  这是他自己的外套。

  “本来那次就想还给你的,后来我给忘了。”陆之遥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迎上张驰的双眼,绽开一个温和的笑容,“恭喜毕业,张驰。”

  然后陆之遥张开双臂拥抱了他一下,青年相对常人而言偏凉的体温紧紧贴合到自己身上时很舒服,硬要说的话,就像十几年前还是儿时,没有空调的夏夜抱着灌满凉水的枕头入睡。张驰犹豫了一下,双手慢慢拥住他,“嗯”了一声。

  心底有什么东西膨胀了,酸涩得张驰说不出话,几日来一直迷茫的想法总算清晰起来,没什么实感的毕业也终于充盈了感情色彩。张驰忽然就意识到,自己毕业以后,就是真的各分东西,再也见不到有些人有些事。

  包括对怀中的人的一句“喜欢”,或许就此,就永远地埋进内心深处,再见不到天日。

  张驰对陆之遥的喜欢,已经很久了,从图书馆看到陆之遥睡倒在桌上的瞬间。

  张驰到现在都记得那个冬季的午后,阳光烘在图书馆的木桌上,温暖的浅黄色光线给空气衬出了淡淡的奶油味儿,伴着翻开的书的墨香,混合成逐渐漫上来的倦意。

  紫发的青年伏在书桌上睡得沉沉的,睫毛随着呼吸微颤,在眼睑上投出一小片阴影。整幅画面美得像是日耳曼史诗里最优美的篇章,好像每一秒都散发着甜美馥郁的刚出炉的芝士蛋糕的香气,顺着呼吸一路滑到胸腔,然后在那里滞留发酵,最终流连成最难忘的回忆。

 那个时候张驰听到自己左胸膛的心脏的跳动声顺着血管传到耳膜,一下一下宛如鼓震,每一下都那么深切地告诉他,你沦陷了。

  图书馆不算冷,但穿着单薄的青年还是在睡梦中瑟缩了几下,张驰脑子里一片空白,再反应过来,他已经为对方披上了自己的外套,还细心地向上拽了下。

  张驰的嘴角不自觉上挑,没有打扰学弟,轻手轻脚的离开,只记得临走时看到的对方写在课本上的名字。

  陆之遥。

  张驰咀嚼着这几个字,心道确实人如其名,一听就是一个很温暖的人吧。

  再次见面是在期末考试将至,张驰去图书馆自习,复习到一半抬起头来想休息一下,却发现自己身边坐着一个紫发碧眸的人,正认真地在草稿纸上演算着什么。

  心跳似乎停了一瞬。

  “张驰学长?”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对方抬起头对自己露出一个浅笑,“我是陆之遥。谢谢你的外套。”

  陆之遥把放在旁边的张驰上次忘在口袋中的借阅卡递过来,张驰伸手去接,两个人指尖轻触,也触动了张驰的心尖。

  熟悉起来大概是必然的,撇开张驰是陆之遥的直系学长这一点,两个人都是游戏up主,没事就一起直播。张驰喜欢在玩游戏划水时偷偷地看陆之遥的侧脸,在游戏上非常认真与执着的青年在和自己一起时总是笑得很开心,眼睛也比平时要亮上一分,碧绿色的眸子映着荧屏的光芒灿若星辰,让世界上最美的绿宝石都失了光泽。

  活了二十多年,张驰第一次这么深刻地理解了一见钟情这个词语的含义。

  钟情啊,用情至深,一往情深,他只会在这片碧绿色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毫无反抗之意。

  张驰坐上回家的列车后,看着手机屏幕上对方温暖的笑颜,苦笑一声,将视线转向窗外飞奔过去的街景。

  大概就此别过了。

  张驰考的是外校的研究生,是一所他所学专业全国排名前几的重点大学,校园环境很好,每次张驰忙完了项目总喜欢去湖边走走。南方的水是不冻的,即使是冬天,湖水也泛着太阳照过来的微光,亮粼粼的很是好看。张驰在湖边呼出一口气,在实验室呆出来的烦躁与焦虑全部消失不变,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平静。

  这种时候,张驰就又会想起陆之遥,那个一直都很温柔的学弟。

  他大概会在忙着考研了吧,最近连视频和直播都少了很多。

  两个人自那之后就很少联系了,张驰除了要做项目还要准备论文,别说联机,连打游戏的时间都变少了。陆之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不怎么联系他了。

  就这么疏远了。

  张驰看着天空,秋天独有的高远,云卷着边翻滚在空中,又被阳光镀了一层金边,有些刺眼,但是很有魅力。

  不知怎的他笑了起来。

  大概命中注定和某些人只能是相交线的交集吧,缘分至此,他能说什么呢?他还来不及感谢上苍,让他能和陆之遥相遇,至少,他度过了很美好的两年。

  即使是没有结果的爱恋,至少还有个念想。

  一晃又是两个春秋,张驰还有一年就毕业然后走上社会了。今天是新生入学的日子,他百无聊赖地坐在礼堂里等着迎新晚会赶紧过去,好回宿舍去继续写自己的论文。

  都研究生了还迎接个毛啊。他翻了个白眼这么想着,没注意有谁走到了自己身边。

  “不好意思,我能坐在这里吗?”

  张驰猛地抬头,这声音有两年没听过了,他却还是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来。实在是太熟悉了,面前的人碧绿色的眸子中带着满满的笑意。

  “张驰学长。”

  仿佛还是那个在图书馆的下午,他为熟睡的他披上了一件外套。

  “我是不是还欠你一句,恭喜毕业?”在陆之遥猝不及防被张驰拉进怀里抱紧后,他听到耳边传来自己的学长那好听得过分的嗓音,这声音总能让他想起午夜的小提琴,优雅而撩人。

  “是的,而且我想,老E,你是不是还欠了另外一句话?”

  张驰的双眼漫上笑意,他用双手捧珍宝似的捧起面前人的脸颊,轻吻上他的嘴唇。

  “我喜欢你。”

  “我也是。”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