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天气第一弹

“啊,大白天下什么雨啊,而且还这么突然……”坂田银时一边不紧不慢地走在雨中一边心不在焉地自说自话,“雨神啊,你再这么调皮你爸妈会哭的哦,你乡下的老母真的会哭的哦?” 


宽大的衣袖被淋了湿往下坠着,雨滴顺着缝隙滴落下去,坂田银时也只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卷发,叹了口气,终于张望着想寻找一个避雨的去处。 


啊嘞,那个棕发的孩子是哪家的啊?就那么站在雨里会感冒的哦。他漫不经心地想着,又别过眼——等等,棕发?! 


拥有银白色天然卷头发的男人一下子转过头,眯起眼远远向那边看了去。 


依然是黑色的长裤,白衬衫——他一向喜欢这么穿——棕色的柔顺的发丝在雨水的作用下乖巧地贴着人的脸颊,依然是熟悉的面容,但比起记忆中的他多了一分苍白。 


坂田银时抬脚向对方走过去,越来越近,对方也似乎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抬起了头:“谁。” 


他顿住脚。 


并不在意对方手中已经对准自己心脏处的匕首,他注视着雨水从对方稍长的刘海滑到颤动着的睫毛上,然后,对方睁开眼。
浅棕色的眸子依然如水一般清澈,只是,那是一双没有焦距的,无神的双眼。 


他,沢田纲吉,看不见了。 


坂田银时感觉自己左胸膛的某个部位狠狠抽了一下,于是忍不住“嘶……”了一声。 


曾经那双蜜色的眸子总是充满了温柔的笑意,即使偶尔也会充盈泪水,但大多时候还是随着嘴角上扬的动作笑弯了眼睛,眼里闪着愉悦的光芒,美得赛过满天星辰。 这样一双眼睛,短短两年时间内就黯淡了光芒。 


“……”对面的人顿了一下,“声音……你是谁?”问话时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凛冽。


 坂田银时这才回过神,看着人防备的样子,一阵苦涩:“……纲吉,是我。” 


是我,银时。 


沢田纲吉愣了愣,手臂缓缓放了下,眼眶中逐渐有泪水在堆积。 然后他扬起了嘴角,露出一个很美丽的微笑。 


那一刻,坂田银时似乎看到了满天星辰。 


就好像,面前的人,从未失明。 


他忍不住伸出手,紧紧地拥抱对方。
时隔两年的拥抱,相隔两个世界的拥抱。
那是他的爱人啊……
雨声掩盖了轻柔的叹息,是谁轻浅地吻了谁。
=============
下雨了,突然想起了以前的脑洞,就发上来吧。
一直想写失明后雨中相遇的段子,但是没地方发,也没人看ˊ_>ˋ
感谢大家,谢谢你们给了我表达的机会,也谢谢你们的鼓励和喜欢。最近几天都激动的想哭,因为总算不是自娱自乐了。
最喜欢你们了!(≧∇≦)
今后也会加油的!
为了他们,也为了我们。
【一下雨话就多了是错觉吗ˊ_>ˋ】
【标题的第一弹纯属凑数,当然没准以后会写第二弹( ´ ▽ ` )ノ先标着吧】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