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不可饶恕(2

很奇妙的感觉,就像是整个身体都没了哪怕一点重量,轻飘飘地浮在了半空。

拥有一头银发的男人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缓缓睁开了眼。

眼睛还没聚焦,就感受到视网膜上映下一片亮橙色,照得通红,与此同时一片灼热扑面而来,热气熏熏地扑打在他的脸上,全身的细胞都在尖叫着危险,他的神经在刹那间绷紧到了极致。

几乎是本能,男人果断地闭上眼,以刚刚接触到地面的、有实感的左脚为定点,身体猛地发力向侧面旋转了几十度——也就在那一瞬,那个充斥着火焰的杀意擦过他的脸颊,几乎要把他的发丝烧焦。

下一秒,他迅速抬起左腿,挡住袭击过来的几乎都能感受得到的气流,顿时就感受到了腿部传来的钝痛,与此同时,他伸出手臂横起挡在面前,硬生生接住了对方劈下来的手刃。然而那骨头几乎都要碎裂的痛感并没有阻挡住对方的攻势,紧接着,对方顺着姿势转了腿,把他的腿别住,后狠狠一夹。

“咔——”

他不知道此刻对方的动作,不过凭自己腿的扭曲程度他可以猜出,对方绝对是腾起身子在空中横着转动了一圈。

多么可怕的人,仅仅就是这么一瞬,自己就迫不得已接了他好几招——甚至于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

于是在脖子被扼住的同时,他睁开眼快速向周围扫了一圈,应该是一个密闭的屋子,他连窗户都没看见,一排一排的书架靠墙站立,亮白色的灯光将这里照的宛如白天,由此他也看清了眼前人的样子。

棕色的发丝轻垂在脸颊旁,棕褐色的眸子直直地、不带任何情绪地看着因左腿折断而不得已蹲身在地上的自己,从那双眼睛里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嘴唇抿成一条线,给人以不喜不忧的淡漠的感觉;右手还捧着一叠资料没来得及放下,左手松松却震慑力极强地掐着自己的脖颈,丝毫动弹不得。

“告诉我。”然后那人说话了,声音意外得好听,“你的名字。”

“……”银发男人看着他眼中自己的倒影,轻声吐出
几个字,“坂田银时。”

“我是,坂田银时。”

==============
坑了这么久是我的错m(_ _)m小天使们对不起!!
嗯,不发文的时候,银纲就冷的一塌糊涂呢【笑】
不过,我还是喜欢他们( ´ ▽ ` )ノ
也最喜欢大家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