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不可饶恕(3

“坂田银时……”棕发的人轻念这几个字,“你是日本人?”

“嗯。”即使被扼住要害,红眸里却还是一片平静,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一样,“为什么这么问,你不也说的是日语?”

“你知道我是谁吗?”面前的人并未回答他,只是沉默了下后这么问。

“我怎么会知道你是谁。话说回来,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哪?”坂田银时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却抓不住那一闪过去的念头,只好放弃,语气上也带了些许的焦躁。

眉毛轻挑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那对眸子似乎闪过了什么,对面的人嘴角细微地向上勾了一下,坂田银时可以肯定,如果不是两个人距离太近,他绝对注意不到这些细节,那人的动作实在太轻。

蓦然,相对他脖颈而言有些微凉的手指松了开,那个人收回左手,自然下垂到黑色的靴裤旁,食指轻点在几乎看不到的裤线上。

“这里是意大利。”他开口,不知道为什么,坂田银时觉得他的眼神柔和了很多,明明看起来没有什么改变,“意大利的西西里岛。”

意大利,西西里岛。

坂田银时咀嚼着这几个字,忽然茫然得不得了。

他所知道的意大利西西里,是黑手党的代名词,是艺术的天堂,是文化的世界。

然而他并不了解她,他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还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阴谋,他甚至差一点就被人夺取了性命。

若不是对方会说日语,他根本都没有办法进行交谈。

所谓的一个人的感觉么?

受伤的腿承受不住,坂田银时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眼前莫名地又浮现了曾经,血色满天下,乌鸦直勾勾盯着他的那双黑瞳。

“外来的旅客啊,” 他抬起头,棕发的人已经将那叠资料放了下,黑色的披风温顺地垂在他的身后,深灰色的衬衣完美地勾勒出眼前人修长的身形。靴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屋子里显得很是清晰,他踱步到自己面前,对着自己伸出他的右手。

“欢迎你来到意大利。”

那枚戴在中指上的指环反射着微蓝的光。

被雨水淋湿的银色发丝服帖地黏在脸颊上,有些不舒服。坂田银时仰起头来看着他,忽然低低地笑了两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那就随他去吧,反正人生,也不过如此。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