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不可饶恕(4

于是坂田银时搭上了对方伸过来的手,借力站起身——然后他就因为左腿受伤的原因踉跄了一下,向后仰去,几乎要站不起来。 


这时候对方一把将他向自己的方向拉过来,微微弯曲身体让坂田银时伏在了自己身上,而后又伸出手臂帮他站稳。 


“谢谢。啊,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啊?只有我的被知道不觉得太不公平了嘛!”坂田银时微微侧过头,这么对对方说道。


“名字啊……” 


褐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坂田银时发誓他感觉到了,对方很愉快。虽然不是很明白这种情绪的来源,但他还是松了一口气。 


“Tsu……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不错的名字呢。”注意到了对方一开始的发音,但坂田银时决定不去问。


有时候,不知道反而是最好的。


这时候沢田纲吉一只手扶着他,另一只手从衬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耳机,放置唇边。


“帮我把Anost医生叫到我的办公室去,现在。” 


发音圆润,优雅,一个一个的单词从沢田纲吉的口中说出,简直就像在听一张缓慢而柔美的唱片,让人感觉到的是满满的温和。


坂田银时清楚地知道这就是意大利语,但他听不懂。他能做的,只是看着对方,再一次地为自己感到无比悲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北风那个吹啊……


“我叫人来帮你治疗。”沢田纲吉看到他的眼神,淡淡地开口解释。


“啊……嗯。”


他还能做些什么?只有随着对方的动作,小心地拖着左腿缓慢地前行。所以直到对方示意,他才想起来抬头看看周围。


华美而辉煌,这是坂田银时的第一感觉。他们刚从资料室出来,现在是站在走廊里。做成燃油灯样子的电灯嵌在淡黄色的墙上,木制的雕花栏杆向前蔓延一直到尽头,脚下一尘不染的地板上,细看可以看到有些繁杂的花纹的样子。每走一段路程就可以看到有墙凹了进去,空出来的地方或是挂着美丽而端庄的油画,或是摆着精美又恰到好处的艺术作品,更是增加了不少美感。


“好厉害呢。”坂田银时嘴唇开合了几次,最终只是吐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在心里默默给对方贴上贵族这个标签。


沢田纲吉弯了弯嘴角:“那是当然。”


声音里带着满满的自豪呢,是家主吗?


“沢田殿下?”坂田银时回过头,看见了现在他们身后的一个栗色头发的青年。

“巴吉尔。”沢田纲吉微微点点头。被唤作巴吉尔的青年急忙走上前代替了对方,把坂田银时架在自己身上。


啊,如此受尊敬,宠坏了可怎么办?坂田银时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整理了一下袖子的褶皱。还有,殿下是什么时候用的词语了,我这是穿越到了几十年代?


“您这是?”


喂,不要在这种时候换成意大利语啊我真的听不懂!话说你刚才不是还在用日语的吗!不带这么排外的!


坂田银时抬手,缓慢地擦去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

=================

好久不见wwww我又回来了www

然而文笔还是渣得像翔一样【捂脸哭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