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不可饶恕(5

  “啊啊,终于到了。”


  坂田银时脱力般地一下子坐到房间里整洁的大床上,床铺因为突如其来的重量下陷了一些,柔软的被单从他手中滑过去,良好的触感让他不自觉地又磨蹭了蹭。啧啧赞叹了几句不愧是有钱人家,这才抬头看向沢田纲吉。


  对方没有理会他,只是和刚刚进来的、穿着浅金色西装的男人交谈着。而男人将稍长的发丝捋到了耳后,微垂着眼,语气也可以听出来是带着尊敬的。看起来对方在这里真的是十分受敬重,并且应该是有相当高的威望呢。

  

  想想自己家那两个闹闹腾腾的小鬼,坂田银时不禁努了努嘴,哎呀好羡慕!


  这时候两个人也结束了对话,拥有浅灰色头发的男人看了自己一眼,又把视线放回对方身上。沢田纲吉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这是干嘛?有何阴谋冲我来啊!啊不对,是别冲我来啊!


  眼前突然一片漆黑,坂田银时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有人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什么玩意儿?治疗过程病人本人居然不允许观看吗!好吧如果太血腥的话阿银我可以不看的啦……


  受伤的左腿被轻轻抬起,坂田银时就听见“呼”的一声,像是火焰点燃的声音,心说这是要烧死我吗?不,阿银我还没活够!请别这么对我!再靠近我要喊人了!哎不对这里好像都是他的人……


  正当他认真地思考自己反抗是该喊人还是该拼死抵抗时,一片温和的火焰轻舔上了自己受伤的地方——没有灼烧,没有疼痛,只有肉体愈合的瘙痒感。


  坂田银时彻底懵了。


  一直到沢田纲吉把两个人送出去,坐到他对面,他都还反应不过来。


  而沢田纲吉也只是悠悠地拿起书桌上的已经凉透了的咖啡抿了一口:“坂田银时。”


  “嗯?啊。”男人揉了揉额头,这才回过神,疲惫地叹了口气,“有什么事吗,沢田大人?”


  对方并未对他的称呼多加理会,只是仍然注视着对方:“日本,湿了的和服,木刀,战斗中良好到不正常的反射神经……呵,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吧?”说出这话时,沢田纲吉的眸子轻闪过一道不知名的光芒,说不清是同情还是茫然。


  同情的是坂田银时的孤身一人,而茫然,则是不知这人能不能信任。


  当然,茫然这种感情,他是不应该有的。勾了勾嘴角,沢田纲吉轻笑着打消了念头。如果这时候有家族成员看到他的表情,绝对会以为,是彭格列初代又回来了。


  “我是穿越的我怎么会知道。”条件反射地吐槽了一句,坂田银时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仅仅是换了个国家还好说,如果是穿越到别的世界,那就意味着真正的无依无靠,真正的重新开始啊。


  他突然觉得心好累。


  神明大人我再也不和你抢jump了!你就原谅我别和我开这种玩笑了好吗!

===========

我反省回来了x

反省的同时总算撸出来一点x才几章我就瓶颈了QAQ

不过大家放心我对银纲的爱一点没变哒=3333=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