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不可饶恕(6

  而神明只是高冷地一笑:“呵,原谅你那是上帝的事,我的任务就是送你去见上帝。”

  “好了,”沢田纲吉靠在椅背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右腿搭在左腿上, “我想,有些事我们确实该聊一聊,是吗,坂田先生?”

  “好好,一切听从您的吩咐。”坂田银时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确定已经好透了,这才重新坐到床上,顺口答道。

  沢田纲吉并没有急着接话,而是从一旁拿起精致的茶壶沏了一杯红茶递给对方。坂田银时也不客气,伸手就接了过来,轻尝了一口。

  “很香。”饶是他,也能尝出来这杯红茶定是极品的,香气盈齿,一直漫到喉咙深处,便去称赞了一句。

  沢田纲吉笑了笑,双手合十松松地抵在颌下:“那么,坂田先生,不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我说,要别人介绍前不应该先介绍自己吗?”揉了揉头发,他把茶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终于正经起来,“我是坂田银时,日本人,现在生活在歌舞伎町的万事屋,没有糖分会死星人,今年22岁,身高177cm,血型呢我想想……”

  你确定他正经起来了?

  看着对方一边挖鼻孔一边胡扯,沢田纲吉终于抽了一下嘴角,腹诽道这人其实比Reborn难缠多了。

  “……差不多就这么多了吧。”坂田银时想了想,确实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于是点点头,“嗯,就这么多了。”

  “感谢你为我的资料库又添了点新的东西。”耳朵终于清静,现任彭格列首领笑意盈盈地这么说,满意地看着对方的表情空白了一秒。

  “喂!这些可是阿银的隐私哦!不许随便入那个什么资料库!”坂田银时一下子站起来,伸出手指指着对方。

  “是是,我尊贵的客人。”不为所动,继续微笑。

  “你真的有听吧!真的有吧?!”

  一夜无眠,沢田纲吉的办公室热闹了一个晚上。

  “哈……”坂田银时打了一个呵欠,向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天都亮了啊……”

  “那么,我让人带你去休息吧。”沢田纲吉正拉开那层薄薄的纱帘,听见了这声,转过身体贴地说。

  “不可以,我又听不懂他们说话,万一把我卖掉怎么办?”坂田银时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非常果断地拒绝了,“再说,为什么我不能睡这里啊?”

  “这是我的房间。”

  “有什么关系吗?”

  “有。”

  “啧……行吧,不在这儿睡,但是我自己也去不了吧。”摊手看着人。

  “那你是想要我带你去喽?也未尝不可。”对方耸了耸肩,对着自己伸出手。

  很自然地拉住那只手借力站起身,坂田银时又打了一个呵欠,随着对方走出门。

  又一次见过华美的布局,这一次没有受伤的他一边很是随意地跟在对方身后,一边看着四周,还不住地赞叹:“再看一次还是觉得很惊艳呢,啊那个,很漂亮啊。”

  “惊艳这个词可以用在这里吗……就是这里。”沢田纲吉停住脚步,推开了房间的门,很是绅士地侧过身子请对方进去。

==================

过了这么多天,终于产出来了一点……【趴】完全流水账啊我在写什么!!!感情戏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嘤嘤嘤

对了,欢迎大家来银纲吧玩耍哦,那里超级冷啊OTZZZ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