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不可饶恕(7

“那有什么不可以……”声音渐渐变小,然后消失,坂田银时眨了眨眼,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与对方的房间几乎无异,若不是少了那张办公桌,他几乎会以为回到了刚才的房间。于是他转过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对方,而对方只是对着自己露出一个很温暖的微笑。

“你说想睡在我的房间。”沢田纲吉耸了耸肩,“不过幸好,我有不止一间卧室。”

说完,他抬脚走了出去,还很体贴地带上了门:“那么,晚安,或者说早安,我尊贵的客人,祝有个好梦。”

坂田银时站了许久,忽地叹了一声,红眸轻闪过深邃复杂的感情。他躺到床上,感受着和刚才一模一样的被子的触感,伸出手臂盖住了眼睛。

“真是的……”安静的房间传荡着他的叹息,“这样一来,我根本就是完败嘛……”

洁白的纱帘被风轻柔地吹起,晃荡出一个美丽的曲线后又很慢地落了下,似乎是怕惊扰了床上睡着了的人。

而沢田纲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端起桌上凉透了的红茶浅尝一口,胃部传来的不适感让他皱了皱眉。端着杯子站到窗前,楼下的花园里,白玫瑰上的露水还在闪着晶莹的光芒,清晨的阳光淡淡的,照在脸上还没有灼热的感觉。他闭着眼感受,深呼出了胸中的浊气。

“巴吉尔。”他轻唤身后刚刚进入房间的人。

“有什么事吗,沢田殿下?”栗发青年停下手中的动作,询问着自己最尊敬的人。

“这玫瑰花开得真好,能帮忙剪几枝插到我办公室的花瓶里吗?”沢田纲吉回身,对着人温和地微笑。

“当然。”巴吉尔笑着回应,重新为对方沏上热的红茶,香气顿时充盈了房间。他端着茶壶准备离开去为对方准备美丽的白玫瑰。

“啊,对了,”沢田纲吉蓦地回头,“再折些薰衣草送到那个房间吧。”

“那个房间是?”

“我们要为客人提供最优质的服务。”他竖起食指抵在唇前做噤声状,“记得要先对Reborn保密哦。”

巴吉尔这才反应过来,无奈地笑出声,心下感叹自家首领真的是骨子里透着温柔,不愧是大空呐。

“我明白了。”他安静地退出房间,留下沢田纲吉靠着窗子,看着花瓣上的露水渐渐变小,最后不见,轻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阳光渐渐变换方向,大约快中午的时候,坂田银时睁开了眼睛。他从床上坐起,揉了揉糟乱的银发,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门口传来不大的敲门声,他毫不顾忌自己现在的形象,懒懒地说了一句“啊,进来吧。”

“午安,坂田先生。”巴吉尔端着一壶茶水走进来,拿起床头柜上的精致的茶杯斟了一杯递过去,“不知您休息得如何?”

“啊,谢谢。休息得很好呢。”坂田银时接过来喝了一口,觉得清香绕口,他看着淡绿色的茶水飘着的薰衣草的花瓣,“你们真的是很体贴啊。”

巴吉尔闻言,不禁轻笑起来:“嘛,这都是沢田殿下的要求。”他站起身,“那么我先告辞,如果您饿了的话可以去楼下的餐厅,那里随时会准备午餐和甜点。祝拥有一个美好的下午。”

坂田银时看着轻轻关上的门,把手中的杯子放回到柜子上,却突然看到原本空着的花瓶中插着一束开得正好的薰衣草。

“真是……”他拿起其中的一枝花把玩,淡淡的香气进入鼻腔,心底忽然变得有些柔软。
=============
趁着放假来更一发(。・ω・。)
在学校各种脑补之后的剧情根本停不下来。
我真是爱惨这对了。
以后就是月更大概,因为学校一个月放一次假嘛( TДT)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