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不可饶恕(8

当坂田银时整理好自己,又换上不知是什么时候送进来的衣物下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约莫一个小时。

正午的阳光正好,懒懒地透过走廊的窗子洒在木制的地板上,发散出一股夏日的味道。坂田银时顿住脚向窗外望去,西西里的天空很美,并不像歌舞町那样总有天人的飞船阻挡,可以看到没有一丝杂质的蓝色,几丝淡云浮在上面,悠然地飘着。

靴子踏在楼梯上发出空旷的回响,他沿着楼梯向楼下走去,一边分神思考。虽然有些奇怪于为什么是靴子和相对休闲的靴裤衬衫,但想了想对方的穿着也就没太在意这些,比起这个,他更想知道为什么送进来的衣服都这么合身,他不觉得对方会无聊到进来量自己的身材甚至鞋码——再说他哪会睡这么死别人碰自己都不知道。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楼,坂田银时左右看了看,叹了口气,想想是不是该找个人问问路——这里实在太大了——然后就看见一位穿着侍女服、将棕色的头发高高挽起的女性。

“您好,请问是银大人吗?”侍女鞠了一躬,用温和的声音询问。

说的是日语啊,太好了。话说回来银应该就是指自己吧。于是他点点头:“啊,是我。”

侍女点点头:“好的,银大人,我是玛瑞莎。家主大人要我带您前去餐厅用午餐。”

银大人,家主大人……我说,这里真的是意大利吗?他有些无力,但还是抬脚跟着对方向左边走去。

然而玛瑞莎把脚步放得有些慢,这个速度足以坂田银时看过周围的布局以及浅浅得印在墙上的繁华的花纹。最后,她停下脚步,伸手推开一扇华美而厚重的木门:“就是这里,银大人。”

长长的餐桌摆在正中间,浅黄色的桌布铺在上面,有说不出的雅致,干净洁白的餐具整齐地摆放在桌上,青蓝色的花盆中海棠花开得正好。餐桌正中间用铁质的架子架着一盆散着阵阵清香的百合花。椅子是红木的做的,有柔软的真皮坐垫。

玛瑞莎拉开一个距门有一定距离的座位请他坐下,坂田银时注意到在餐桌的一头,摆着一个与其他都不太相同的椅子,那椅子的背上有些明显的花纹,就像大厅那样的,但是比那要简洁些。

“那是家主大人的座位。”注意到他的视线,玛瑞莎轻声道,随后便与另一位一直站在餐桌旁的、同样穿着侍女服的短发女性一起把那盆百合花取下,换上一盆同样的紫海棠。

“为什么要换走呢?”在玛瑞莎为他取来餐具时,坂田银时这么问。

“因为百合花味道相对较浓,可能会影响到进餐的食欲。”玛瑞莎一边回答一边摆好银制的刀叉和汤勺,又放上一副筷子,这才退后几步,等待另一个侍女推餐车过来。

吃过午餐,玛瑞莎送上一杯红茶,在坂田银时喝茶时简单地介绍了下这里的布局。

“那么,祝您有一个愉快的下午时光。”她又鞠了一躬,侧身为坂田银时打开餐厅的门。

这意思是自己可以自由活动喽?坂田银时走出餐厅,习惯性地想把手放进和服里,然后想起来自己穿的并不是自己那身衣服,不禁叹了口气,认命地往来的方向走。走着走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为什么之前玛瑞莎走得这么慢。

“真麻烦啊。”他这么抱怨了一声,却忍不住悄悄勾起嘴角。

看来这一阵的生活会很有趣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