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不可饶恕(11

  对于对方布满了任性意味的话语,门外顾问习以为常地忽视,转而将注意力放在手中还冒着热气的现磨咖啡上。

  门被轻轻敲响,沢田纲吉换上一个得体的微笑略略地提高了音量:“请进。”——尽管那还是温和的,但对于这位初来乍到的小人物来说意味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Boss。”小人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彭格列十世,他小心翼翼地捧着密封良好的资料推开门,低着头不太敢去看对方,只是恭敬地、带着一丝敬畏地送上前,然后在对方接过文件时偷偷抬眼瞄了几下又迅速低下头。

  果然和传言一样,与彭格列一世很相像,但不一样的是对方脸上始终擎着柔和的笑容,动作优雅而高贵,却可以从普通的举手抬足见看出不能掩盖的帝王气息。——这就是他要效忠的王。

  “你是新来的?”对方淡淡的声音传来,他愣了一下,马上抬起头,看到沢田纲吉又扫了自己一眼才反应过来。顿时不能言明的滋味蔓延开来,他带着震惊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回答:

  “是,是的。”

  沢田纲吉点了点头,随手拆开文件翻看着:“名字呢?”

  “A,Alex。”他几乎有点惶恐了,尤其在瞥到角落里自顾自喝着咖啡、实则在观察自己的某人之后更甚。

  沢田纲吉点点头,又对他微笑了一下:“做得很好,你先去忙吧。”言罢,又低下头去浏览平摊在膝盖上的文件。

  Alex僵硬地鞠了一躬后退出房间,浑浑噩噩地准备去完成接下来的任务,顺便安抚自己受到了惊吓的神经。

  是谁说的彭格列十世非常冷漠几乎不近人情的?站出来,我和你拼命!

  沢田纲吉则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严重的影响,他只是用手撑着头翻看这些资料:“那个米兰奇其实也挺有手段的,不然怎么能这么短时间内聚集了三个小型家族,”他几乎是带着笑意说了,“还有他的儿子也是,简直自在得像朵迎春花。”

  Reborn不动声色地弯起唇角,同时掩去了眼底的赞赏。他培养了四年的学生终于成长成独当一面的首领了。

  耳边的声音蓦地停寂下来,气氛隐隐有些变化,男人抬眼,漆黑的眸子里映着棕发青年的影子,没有一丝波澜。他在等沢田纲吉的解释。而沢田纲吉表情没怎么变化,只是平静地看着手里的资料,是一张照片,他注意到Reborn的视线后若无其事地把照片递给对方。

  随后沢田纲吉站起来走到窗边,也没管自己的老师到底有什么反应,推开窗子让夜风涌进屋子,将人的披风吹得飘起,他看着夜空,西西里的夜空他已经看了有近三年了,他知道,这片美丽的天空其实并不平静,明月映淡云的背后是多少风起云涌。

  “Reborn,”他用很随意的口吻道,“我想,是时候去情报部门看一下了。”

  “随你。”门外顾问拉了拉帽檐,不打算发表评论,但沢田纲吉知道他是默许了。

  那张照片上是萨丁人大会的其中一幅场景,而在人群中,夹杂着这么一抹银色,而那头银发的主人看的方向,就是维加多赌场的方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