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不可饶恕(12

  办公室只开了一盏淡黄色的暖灯,决定了整个房间的主色调都是昏暗的。碧绿色的鹅绒帘将办公桌与沢田纲吉圈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电脑屏幕荧荧的蓝光映在沢田纲吉脸上,却只照出了对方的一脸倦意。

  沢田纲吉掐了掐眉间,无声地叹了口气,即使他否认也不能掩盖住眼底的青紫色。为了彻底地查出事实他几乎翻遍了彭格列的数据库,整整一个星期他都在为这个而忙碌,但结果却让他失望得没有一丝进展,即使他有一些别的小小收获。

  或许,他只能想一些别的办法了。

  “这么急着把我召回来,是发生什么了,纲吉?”深蓝色长发的男人微挑着嘴角,黑色的皮衣包裹住他良好的身材,异色的眸子带着感兴趣的光芒注视着棕发的青年向自己走过来,黑色手套上戴的指环无一不昭示着他的身份——彭格列的雾之守护者。

  “欢迎回来,骸。”沢田纲吉温柔地笑开,走上前扶着对方的肩膀,也不在意对方一瞬间僵硬了的身体凑上去行了一个亲昵的贴面礼,然后才笑盈盈地后退一步向对方伸出手。

  “……哦呀?彭格列你还真是意外地……热情呢。”六道骸挑了挑眉,注意到了对方不正常的面色,扯出一抹假笑,拉过对方的手附身亲吻了对方的大空指环。

  而沢田纲吉只是笑着收回手:“有什么事明天再找你,你先休息一天,骸。”

  六道骸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视线扫过二楼楼梯处看着他们的银发男人,又将目光转向沢田纲吉,看到对方轻轻摇了摇头后就垂下眼整个人消散了。

  沢田纲吉的笑意漫不到眼底,他叫住路过的一个职员:“你看到Reborn了吗?”

  Alex愣了一下后马上反应过来,他鞠了一躬后刚要开口,就听到对方温润的声音传来:“算了,你是Alex对吧?先帮我告诉巴吉尔去一趟我的办公室,然后叫玛瑞莎送些茶叶去我房间。”

  “是的,Boss。”不小心被当做传话员的下属急忙应了下来,在视野里看不到对方的靴子后才直起身子,暗自疑惑为什么自己的名字会被记住。

  “Boss。”先回房间泡了一壶花茶的沢田纲吉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巴吉尔看到走进来的对方,马上拉上了窗帘,又打开灯将办公室恢复成光明的样子。

  沢田纲吉点点头,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咖啡饮了一口,舒了口气:“辛苦你了。查得怎么样?”

  “按照您说的,已经全部传入您的电脑里了。”栗发青年有些担忧地看着对方,“殿下,您还是去休息下吧,您面色很不好。”

  “我知道。”沢田纲吉苦笑了一下,“不过要是想睡个好觉大概要等这件事过去再说了,虽然……”还会很久。他没有说下去,青年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眉顿时就拧在了一起,最终只有一声轻轻的叹息吐出来。

  “那我先帮您把茶水送到雾守房间吧。”知道对方有亲自为守护者泡茶的习惯,巴吉尔得到对方的肯定后就关好门退出去了,关门前他看到了自己最尊敬的首领又饮了一口咖啡就随手放在一边,坐下将笔记本电脑拉了过去,不禁又叹了一声。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