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不可饶恕(15

  是水,温柔地萦绕在自己身边,带着刚好的微凉感。沢田纲吉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漫无边际的透明的带一点浅蓝色的湖水。微微低头就可以看到还有些距离的湖底,以及不远处漂亮的红色岩石,映照着从湖面透下来的浅金色的阳光。沢田纲吉惊喜地睁大眼,他将右手伸到眼前,彭格列指环依旧闪着光亮。
  “好漂亮。”沢田纲吉轻轻地感叹,带出了一串细小的水泡,飘飘然浮过眼前。他惬意地眯了眯眼,干脆将肺里不多的气体全部吐出,看着水中带起的一小阵混乱勾起嘴角笑开来,又安然闭上了眼睛来细细感受水流和皮肤接触的感觉。
  没等他的肺部开始抗议,腋下就突然被人托住,然后猛地受到了一个向上的力。伴随着很大的水花声,沢田纲吉因为突然接触到空气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得已睁开了眼睛。
  果然是熟悉的绿茵草地,脚边就是自己刚才所在的美丽湖泊。
  “我都不知道,彭格列你还有自杀的意愿,嗯?”耳边传来明明依旧优雅、可怎么听都带着一股生硬味道的嗓音,沢田纲吉忍不住扯开嘴角,在对方的手臂撤离之前抓住对方好看的手,笑盈盈地转身看着自己表情僵硬的雾守。
  “这不是有你吗,骸?”他放柔了声音,眼睛还带着尚未消去的喜悦,“谢谢你,湖底很漂亮。”
  看到对方的表情,六道骸生生把想说的嘲讽的话憋了回去。他抽出手臂,将脸转向一边试图掩去自己的不自然:“呵,早知道你有这种癖好,下次不会救你了,彭格列,自生自灭吧。”
  “好的好的。”沢田纲吉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嘴角依然挂着舒心的笑容,“所以,衣服可以帮我弄干吗?”
  六道骸瞥了他一眼,眼里带着的深深的鄙夷让沢田纲吉摸了摸鼻子,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然后他发觉身上的衣服干了,而且布料似乎更舒适了一些。
  “谢谢,骸。”顺势坐下,柔软的草地手感很好,似乎还带着雨露的芳香,“那么,我开始说了?”
  “你早就该开始了。”六道骸即使这么说着,还是坐到他身边,看着对方正经起来,恢复到那个冷静沉着的黑手党教父的表情,莫名感觉对方还是刚才的表情更好看一些。
  “关于奥凡特,这几个月我关注了他一下,发现他的行为有些奇怪。”沢田纲吉抚摸着大空指环,“你还记得维加多赌场的前身么?”
  维加多作为整个意大利规模最大的赌场之一,前身其实是一个并不光明的地下街,贩毒、嫖娼、一言不合就能掏出手枪将你送上天堂,一切黑暗的事情,只要你能想到,这里都能找出,是连最没有人性的雇佣杀手都不愿意涉足的地方,在这里的人们麻木、绝望却又苟延残喘着不愿意死去。九代目上台之后一直在努力整改这个地方,等到沢田纲吉的时代,它就已经变成了一座小小的赌场,而沢田纲吉做的,不过是顺着九代目的意思把它壮大了。六道骸“嗯”了一声,没多说,等着对方的下文。
   “他曾经和我描述过地下街,肮脏,丑陋,能用的词无所不用,但他却带着很奇异的表情,就好像……”
  “他拥有那里?”
  “嗯。”沢田纲吉轻轻点点头,“就好像一切尽在掌握。这个老滑头,平时看起来没什么威胁,内里动作比谁都多。近期我调了一遍彭格列的资料,发现了不得了的事呢。”
  “他卖了维加多赌场45%的所有权,卖给了米兰奇。”他僵硬地勾了勾嘴角,“并且没有人通知我,正常数据显示彭格列依旧是唯一的所有者。”
  六道骸挑了挑眉:“你怎么黑进入江正一做的防御体系的?”
  “秘密。”沢田纲吉眨眨眼不打算过多解释,“奥凡特,打算把米兰奇家族变成第二个地下街。”
  维加多牵扯的利益层面太多,小型家族无法真正掌管这样大型而复杂的赌场的。六道骸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还有一种可能,他还有真正的幕后操作者。”
  “我就是为了这第二种可能来找你的,骸。”沢田纲吉抬眼看向他,“我需要一个人来帮我牵制住奥凡特。”
  “你想怎么做?”六道骸这时也直视着对方那对浅棕色的眸子,有些意外地看到了对方眼底的阴霾。
  沢田纲吉握了握拳:“监视费米埃.米兰奇,全天的动向一点别漏全告诉我,我需要更多的资料。奥凡特这边我已经拜托Reborn了,暂时出不了大问题。”
  “费米埃.米兰奇……兰托亚特的儿子?”六道骸回忆了一下,隐约有个模糊的印象,“为什么?”
  “呵,能假装风流公子去维加多赌场闹事,再找了一个能引起慌乱的时间把赌场炸了,又借刚出现没多久的坂田银时的脸出现在那里,在拖延时间的同时还想把我对奥凡特和兰托亚特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手段真一点没差遗传了他父亲。”沢田纲吉的眼神越发阴沉,“这几个人联起手来真是一点都不好办呢。”
  “可惜碰上了你。”六道骸又露出那个虚假的笑容,“你真是越来越像黑手党了,彭格列。”
  “……骸。”沢田纲吉有些无奈地望过去,本来沉重的心情顿时就穿插了些别的味道,“我本就是,无论如何。”
  “随时传送消息吗?我不认为你最近的精神状态适合这么高强度的精神链接,纲吉。”
  “没办法,这是目前为止最安全的接受方法,在我查清资料室的人的情况之前先这样吧,我适应一下就没事了。”
  六道骸没回话,隐去了身形,沢田纲吉知道他在提醒自己时间,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再睁开时,看到的就是熟悉的天花板了。天色不算早,但已经隐隐有了黎明的亮光。
  沢田纲吉摸了摸自己眼下一猜就更严重的淤青,无奈地叹了一声,缓缓闭眼。
  他突然很想听坂田银时用尚不太熟的意大利语读的《圣经》,无关其他,只是因为对方的嗓音拥有一股能让人平静下来的淡然。
  下次,试一试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