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不可饶恕(14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简单很多了。沢田纲吉看着靶子上多出来的一个一个的弹孔,淡淡垂下眼。

“已经够了。”他出声,坂田银时也顺势停下,右手自然垂下,松松地握着已经顺手的新武器,转过头去看沢田纲吉,猩红色的眸子淡淡得看不出感情。

“开启对抗模式。”沢田纲吉扯开衬衫最上面的纽扣以确保自己全程呼吸顺畅后,从腰间抽出那把惯用的“疯狗”高级战术突击刀,而整个训练室就在这么短短几秒内换了个样子:靶子自动倒下收了回去,整个地板都上升了一层,墙壁也在数据换算间凸起一层白色的纳米薄板。

坂田银时四处看了看,又把视线放回对方身上:“想做什么?”虽然这么说着,他也同时把手枪放回衣服上的枪套里,将来训练室之前顺手带出来的木刀握在手中。

“这不是很显而易见吗?”沢田纲吉勾了勾唇角,脚下蓦地发力冲了出去,左手迅速出拳,“走神的话,会死哦。”

坂田银时侧头堪堪闪过直向着自己正脸的拳,右手手腕一翻,洞爷湖就横扫了过去,带着凌厉的杀气:“那还真是可怕啊!”

沢田纲吉也没避开那一猜就能打断自己骨头的刀刃,右手松开匕首的同时身体迅速下倾,左手顺势接住匕首向上一样格挡住劈下来的木刀:“所以要加油喽。”说着,右手又向着对方出拳,这一次是正对门面,坂田银时被逼的只能放弃这一次的进攻向后小跳了一步避开,然而紧接着就是对方跟过来的刀刃,于是又退了一步后他心里升腾起一股无名火,眼神也霎时凌厉起来,周身都散发出不可小视的杀气——一如当年白夜叉。

沢田纲吉见总算将他逼认真了,莫名其妙、但的的确确是在心里松了口气,即使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有什么东西,在他被挤得满满的心底,重新开辟出一小片新的天地后,悄悄埋下了种子,然后总会有一天,生根,发芽,再抽枝,生长成为一个不得不重视、却已让人无能为力的参天大树。

一向理智的他,这一次却独独忽视,或者说注意到了却没在意这个微小的变化。

这个足以让命运的齿轮卡顿、又加快速度的变化。

两个人生生用体术对峙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沢田纲吉猛地收手,坂田银时见状也没再继续,本来挥到一半的木刀就这么在半空中硬是转了个方向后砸到地板上,留下一个小坑。

“怎么,试探结束了?”坂田银时笑了笑,将木刀别回腰间,揶揄道。

“嗯,差不多吧。”沢田纲吉只是浅浅地弯了弯眉,走到一边拾起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收走放好的披风,“虽然很遗憾不能继续了,不过我猜你现在应该需要一顿晚餐。”

“确实。”坂田银时点点头,稍微理了理身上因为打斗而凌乱的衣服,就随着对方走出去,没有回头再去看这间训练室。

他这几天估计离不开这里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