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孤独缺爱七系列】二

空旷的街道迷漫着蝉鸣,日光烫得眼睛隐隐作痛,整个世界似乎变成一个大镜子,看哪里都有重影。

陆之遥放下窗帘遮住照进来的阳光,抬手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一度,叹了一声,继续动手收拾书柜。

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疯才会想整理书柜啊……陆之遥看着满地的书和纸欲哭无泪,自己的强迫症简直忍不了啊。

“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陆之遥突然看到一封淡黄色的信封,密封得很好,捡起来,还有淡淡的木头的味道。

“什么时候的……啊。”猛然看到背面的属名,陆之遥这才反应过来,不禁弯起嘴角轻笑起来。

这封保存完好的信,是几年前他写给张弛的。

那时他的名气还不大,但是张弛已经是一个b站很火的up主了。那时的陆之遥仰慕张弛,偷偷用小号看对方的视频,听着耳机里好听的声音会不自觉地微笑,在对方微博下评论从来都会斟酌好几遍用词,甚至费尽心思从别人那里要来对方的地址。

只是想写一封信而已。

虽然最终也没有寄出去。

但是也没关系了。陆之遥将信好好地放进抽屉,转身坐到电脑前,戴好耳机。

“夫人?你收拾完了?”

那个温柔得会让耳朵发痒的声音传来,陆之遥回头瞥了一眼凌乱的地板,果断应了一声。

天真热。

热得有想写信的冲动呢。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