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BE三十题【11-13题】【真·be】

11.抱歉,我不认识你 

陆夫人最近不对劲。

 这是老E观察得出的结论。

 记忆力越来越差了,以前的背板狂魔现在玩求生都要自己带路,甚至会跑错。

 即使他每次都笑着说:“我是故意的啊,一直当麻麻带菜也很累的不是,来来来浪起来!”然后继续走错路。

 老E表面上陪着笑,心里的恐惧却铺天盖地地漫上来,像苦胆一样一阵一阵泛着苦涩。 

  他怕有一天他的夫人真的会出事。

  又这么过了一个月,老E实在忍不住坐飞机跑去沈阳准备找对方,却在下飞机的瞬间接到对方的电话。

   “老E?”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带着无措和慌乱的对方的声音随着电流声传过来,“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老E举着手机,感觉像有一桶冰水把他从头浇到脚,几乎让他不能动弹。

  当他找到站在路边还举着手机却一动不动的陆夫人时,被对方迷茫的眼神看得不住心疼。

  陆夫人被他揽进怀里时告诉他,他现在只能想起他的电话号码了,他害怕有一天会把老E忘记。

  老E只能沉默地吻了吻他的耳朵,然后收紧了手臂。 

  他和对方住到一起了,以这种方式。这并不是老E想要的,他心中,也许两个人并不是很富有,但至少,相爱相伴,执着对方的手艰难而坚定得走下去,未来也不是这般迷茫,他和他的夫人,都能好好的。

  陆夫人越来越安静,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跑去桌子边写日记,生怕自己忘记再多——他已经忘不起了,他现在几乎都快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然而时间是冷漠的,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夺去一个人的一切。 

  是的,一切。 

  沈阳的秋天很短,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天,来不及适应,路人就不得已换了厚的衣服。

   当老E清晨醒来,看到对方安静地坐在窗边看着窗外,阳光从他的脸颊边小心地蹭过去,在地上投了一小片阴影。  

  他走过去,对方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眼神中除了迷茫不再有其他。

   “抱歉,我们认识吗?” 所有的言语都在一瞬间泯灭,顺着血管到达心脏,又返回来,转化成为一声悄无声息的浅叹。 

  “认识的。”他蹲在对方面前,直视对方那对碧绿色的在阳光下泛着明亮光泽的眼睛。

   “那么,老E,我是谁?” 

  他的手僵住了。

  阳光正好。

12.无爱亦无恨

  “夫人,你对老E怎么想?”

  小绝难得又和陆夫人一起玩了游戏,他操纵着和尚给对方挂了个球,看着对方的路霸一钩子把天上的法鹰勾下来。

   “嗯?……没什么想法。”陆夫人听到这个问题微微走了神,他过去吃了个血包,“无爱亦无恨。”

  小绝在那边嚷嚷着太文艺听不懂,陆夫人苦笑了一声把角色换成了狂鼠。 

  怎么可能……呢。 

  他只是爱不起了。 

  手机里对方和女朋友一起微笑的照片他一直没舍得删。 

  即使不是和他。

13.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夫人,你真的喜欢我吗?”老E又一次被对方拒绝拥抱之后撇撇嘴幽怨地问,“你都不让我抱。” 

  对方像每一次一样,温柔而无奈地弯起嘴角:“当然,而且也因为这个,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怀疑我对你的喜欢啊,老E。” 

  老E咬了一根辣条表示不太懂,但是对方的话让他挺受用的。 

  两人就这样,慢慢地走下去,毕竟谁也不会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厌烦对方。

  终于有一天,两人在路上散步时,老E猝不及防被人撞了一下,眼睁睁看着疾驰的车子距自己越来越近可自己还没把身体稳住。 

  这时恋人一把把自己拉回去,自己踉跄着被他抱住转过去,车子堪堪蹭过两人的肩膀。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着恋人那对碧绿色的眸子盈满了泪水。

   “嘿,老E,我说过,千万不要怀疑我对你的喜欢。”对方凑过来吻了吻自己,“不过现在,我希望你能把我忘掉。” 

  他愣怔地看着恋人就这么在自己面前消失,伸手想挽留,却只能抓到一点零星的烟。 

  消失了。 

  他以为两人或许会分开,但怎么也没想过,会是以这种方式。

   “夫人……夫人你回来……”他喃喃,然后猛地跪下,用手埋住脸,“我不知道……不夫人……我不会再怀疑你了……你回来好不好!”声音越来越悲伤,顺着指缝流出去的泪水滴落在地上溅起了小小的水花。

 —— “呐,听说有人拥抱就会消失呢。”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啊?” 

——“……是啊。”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