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循环

很久以前发过,不过因为和肉发一起被屏蔽了x再发一次混个更新





他看着对方小跑到自己身旁,轻喘几下后嘴角微扬,勾起一抹摄人心弦的微笑,不禁有些恍然。愣了些许,才抬手拾去对方淡紫色发丝中夹杂的花瓣,放在唇边吻了吻。
“有夫人的味道呢。”他带着笑意这么道,果不其然看到了对方漫上些许微红的脸颊。
“又扯皮,走不走?”连这样的话都温柔得过分。他被对方拉着走,微走神地这么想着。
“想去哪么?”爱人侧过头这么问自己,还是熟悉的眼神,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
“电影院?”
没过多久他们就坐在了影院最中间的位置,他的夫人轻靠在他的肩上,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很诱人。
于是他眯了眯眼,低声问夫人我可以吻你吗?
下一秒,两唇相触,他扣紧了爱人,尽情汲取着对方的甜蜜。影片啪地定格,莹莹地闪着黑白色的光。
从影院出来,天都半黑了,街上的霓虹灯依次闪起了光,照得夜空有些发紫,眼前的人好像融了进去。于是他蓦然有些害怕,伸手拉住爱人。
那一刹那,不远处的音响店开始播放一首很醉人的钢琴曲,很熟悉的音乐。对方眯着眼听了几秒,转过头来凝视着他。
“我该走了。”
“别走。”握住的手又紧了一些。
对方霎然绽开一个美丽的微笑,碧绿色的眸子轻闪,似乎装下了漫天繁星:“谢谢你,老E。但是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说罢,他还轻轻推了推他:“走吧。”
尽管泪水已经流下,他还是闭了眼,点点头。再睁开时,白色的天花板映在眼前,熟悉的钢琴曲飘荡在耳边,正是他改了没多久的闹钟。
他坐起来,关上闹钟,摸了摸眼角的泪痕,疲惫地倒回床上。
“夫人……”
他的夫人,在一年前就永远的离了开,再也不能回来。刚才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一个,好甜好甜的梦。
“夫人,来,过来。”他把爱人紧紧搂在怀里,不顾对方涨红了脸反抗着,只是搂得更紧,贪婪地嗅着对方特有的清香。
手机关机,闹钟取消,推掉了一切事情,所以夫人,再多陪我一会儿,再陪我一会儿。
他的爱人轻靠在他身上,睫毛轻颤,碧绿色的眸子满载星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