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E陆】悲怆4 (哨向paro)


  安稳的日子不会太长久,尤其是你在一个强大到令人发指的人身边的时候,你不去找事,烦心的事也会自己主动来拥抱你,也许还能给你一个热吻。

  所以这天张驰从房间出来时,陆之遥罕见地没回自己房间,而是在客厅就接了电话。

  嚯,这人还会皱眉呢?

  毕竟从见到的第一面开始他看到的对方基本就是一直在微笑,或者眉毛一垂表示无奈,倒没露出过这种表情。

  “就扯吧!他们那边多少个向导,差我一个?”张驰听见紫发的人这么反驳,“就算是急需也轮不到我这种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上战场吧,而且我刚觉醒多长时间?有没有点基本的判断能力啊是油炸的脑子吗?没过水清洗就下锅是吗?”

  啧啧,骂起人来还挺犀利。

  莫名其妙觉得这骂人的风格有点耳熟的张驰没停脚继续向他靠近。

  听到脚步声,绿眸一转瞥了一眼来人,陆之遥马上转头对着电话又加了一句:“而且我正在张驰的强大精神压力下痛苦地挣扎,生存困难得很,就别说打仗了!坚决不去!”

  说完就狠狠按了挂断。

  “强大的精神压力?痛苦地挣扎?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张驰凉凉地接话。

  陆之遥转过头看了看他,似乎也觉得这话扯得厉害了点,于是摸了摸下巴沉思状:“嗯……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帅。”

  张驰差点没忍住一巴掌拍上去。

  鬼知道这个向导为什么能和自己和平相处!

  陆之遥注意到面无表情的张驰的眼睛里写满了想打死自己,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皱着的眉也渐渐舒缓,随着眼角一起笑得微微弯了起来。

  看他这幅表情,张驰的火气也慢慢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吃陆之遥这一套,只要这人唇角一勾,他看着那对闪着愉悦的绿眸就算再大的脾气也被磨没了。也许是以前没什么人在他面前这么放松?

  不对啊?张驰想起了以前在自己面前天天“他妈的”的某个人,觉得这理由不太准确。

  “所以,什么事?”他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挥到一边,低头看着坐到沙发上又掏出手机开始玩游戏的向导,嘴角一抽硬是把疑问句说成了陈述句,“……你能别玩了吗。”

  “不能,而且你也不能把我这点乐趣剥夺。”陆之遥点开自己玩了有一阵的手游,专心致志地抽出了一张二星卡,翻了个白眼后决定删游戏,“好吧是我的错,我不玩了。”

  他顺手卸载了软件,仰头看着张驰:“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那帮老骨头要我去支援战场。你知道我并不是真正新入伍的士兵,暴露了不就尴尬了。”

  “这就是你把我也搬出来的理由?”

  “当然不是,我还有别的原因——不过本来就是啊,你说你一个哨兵,乖乖做哨兵不行吗,实力那么强还不允许我发出声音!就算是我每天开着屏障也会累的好吧!”陆之遥愤愤然做了一个摔手机的动作。

  “别摔了,你手机是诺基亚,碎不了。”张驰的嘴角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微微弯起,“说的你就像个正常向导一样?哪个向导把枪耍这么溜,而且据我所知你的近战水平也不错?”

  “你那都几百年前的理论了?向导是弱方的想法早就过时了。”

  明明现在这个想法也是大众想法好吗?……

  这人到底怎么做到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张驰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困扰了。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