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E陆】悲怆5(哨向paro)


   “好了,我为了生命安全先不和你吵。”似乎是终于闹够了,陆之遥的表情总算是严肃了起来,“既然那些人找过来了,我上战场是迟早的事,所以,有些事我想提前和你摊牌。”

 

  张驰没回话,自顾自从桌上捏起茶杯抿了一口,乌龙茶的味道经过紫砂壶的洗礼变得更为醇香,通过舌尖漫到牙床,又深入喉咙,一直铺到胃里,带着湿润的热气,温暖而舒适。
  

  他不动声色地扬了扬嘴角。
  

  陆之遥是北方人,本更偏爱花茶一些,自从和自己合宿后便顺着自己的口味喝起了乌龙茶。自己那套从父亲手里传过来的紫砂茶具在他手里也被用得有模有样,泡出来的也比自己泡的更有味道些。偶尔两个人也会在哪个下午选择不出门,拿玻璃杯泡上两杯龙井,看着茶叶慢慢舒展开来,一上一下悠悠地浮动,然后再去细细品味,悠闲得不像军人。
 

   “你说。”慢悠悠地饮了一杯茶,张驰这才开口对一直等待着的对方道。

  “那个……你用的是我的杯子。”陆之遥到底没忍住,告诉了他。张驰手顿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瞥过来。

  “怎么,你杯子淬了剧毒不成?”

  “好吧,我没有。”陆之遥赞赏地微笑,“你这态度我就放心很多了。”

  几年前,张驰所在的军事基地掀起了一场内乱,几乎所有人——包括所有的向导和哨兵——都被卷了进去,在自愿或逼迫下,强制分为了两个部分,拥护塔的和逆反塔的,就是著名的“逆塔”事件。

  说起来也怪,和其他塔不同,张驰所在的塔是和国家的军事机构紧密相连的,军事高层长官是哪一个哨兵或向导一点都不新鲜,所以这种时候,普通人反倒参与热情更高涨了起来,纷纷寻找自己的阵营立足阵脚。

  张驰就是在那个时候大展锋芒的,即使哨兵向来以优于常人的五感为傲,可他最为擅长的则是远距离进攻的狙枪,以弹无虚发的精准度和不论远近都可命中的灵活性闻名,被称为“狙神”。

  作为一个强大到几乎可以成为黑暗哨兵的存在,在那样一个向导没什么人权的时代,他却选择站在逆反阵营,这让多少哨兵不能理解。

  张驰的解释是“没什么平不平等,这样的制度只能给国家埋没更多的人才。”

  他说这话时眼睛里闪着认真的光芒。

  这场内乱最终是逆反阵营取得胜利,在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下。在那之后塔进行了大换水,向导登记制度被重新整改,无数隐瞒了许久的向导出现。

  虽然依然存在歧视,但向导可以光明正大走在路上,再也不用担心被捉去塔里强制登记了。

  “所以你想表达的是,你是那场活动的受利者?”张驰斜眼看着身边的人。

  他的力量很强大,即使在逆反过程中出了不少苦力,也难免受到高层的警惕。毕竟定时炸弹若是爆炸,波及到的可不止敌人。所以张驰被单独安排到了这个安静而容易监控的住处。

  “当然不,”陆之遥笑意盈盈地回看过去,“神奇陆夫人。或许我该说,初次见面,狙神。”

  他郑重地向有些惊异的对方伸过手去。

  神奇陆夫人,如果是早几年的士兵没有不知道这名字的,“逆塔”事件发起人之一,向导中的佼佼者,精神力强悍得吓人。如果是这人的话,那这些日子对方的行为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了。

  他没有握上对方伸来的手,而是起身,对着对方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陆上校。”

  陆之遥收回手,也站起身,回了一个军礼。

  然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笑了起来,陆之遥重新向他伸出手:“我觉得以后我们没那么多规矩,张士官长。”

  “以后?这是最后一次。”

  张驰这一次很平淡地握上了他的手。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