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E陆】春困(学院paro)

  

  冬天很快就过去了。
  陆之遥正在一节枯燥的数学课上昏昏欲睡,但是理智拼命拽着他摇摇欲坠的神经阻止他睡过去。无奈之下他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无意之间视线瞥到窗外,干枯的树枝上已经有了几个小小的花苞,浅绿色包裹着淡淡的嫩粉,显得很是羞涩。
  睡意消散,惊喜一瞬间盈满碧绿色的双眸,陆之遥这才深刻地体会到,春天真的要来了。
  这么想着,他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用右手撑着头、几乎快要睡过去的张驰,轻声对他道:“哎,老E,春天到了啊。”
  这边张驰眼睛都睁不开了,撑着头的右手手肘不住地划,听到他的话勉勉强强把左眼睁开一条缝去看他:“春天什么啊……春困才对……”这么说着头一歪又要睡去。
  陆之遥无奈地转头继续观察那几朵花苞,莫名的,似乎顺着视线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花苞开始慢慢地舒展、绽放的样子。他轻垂下眼,从笔筒里抽出一只削好的铅笔,开始从笔记本上轻轻勾勒想象中那朵花的模样。
  专注地画到一半,陆之遥看了一眼自己的同桌,然而这一眼就让他再舍不得移开视线。对方用右手撑着头,闭着眼安静地睡着,睫毛随着均匀的呼吸轻颤,在眼睑上投下了一片小小的阴影。右手的线条不自觉地改变,先是细密的发丝,然后是眉毛,闭着的眼睛,鼻梁,轻抿的双唇……他似乎着了魔一样地去描绘着对方的样子。陆之遥的绘画功底并不是很好,但此时,他连修改都不用,每一笔下去,都是一条流畅而优美的线条,和上一笔相连,逐渐形成了一副完整的肖像。
  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陆之遥略有不舍地收回视线,把对方的侧脸画完整,又提笔打算去把那朵画了一半的桃花补完。
  这时候张驰的睫毛颤了颤,他皱皱眉后睁开眼,打了个呵欠后把目光移向讲台上的老师,看到人还在板书就松了口气,这才转头问陆之遥:“呐,刚才你和我说什么来着?”
  陆之遥不动声色地把笔记本遮住,这才带着笑意回答他:“我说啊,春天来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巧一阵风顺着窗户涌进来,紫色的发丝随着气流轻轻蹭过他的脸颊,映得那对笑意盈盈的绿眸甚是好看,他的唇角上挑到一个很舒服的角度,看得张驰直愣了一下,才不自觉地跟着他微笑起来。
  “是啊,春天来了。”张驰伸手,把对方脸颊上的发丝轻柔地撩到他耳后,对他一笑,“那么,夫人介意把笔记借我看一下吗?”
  陆之遥犹豫了一下,然后放弃遮掩把笔记本推了过去,对方很自然地伸手过来接,两人的指尖不经意地碰到一起,心脏跟着这一下微不足道的触碰漏跳了一拍,陆之遥贪恋了一会儿那一瞬间的温度,然后迎着对方看过来的明显惊讶了许多的眼神弯了眼眉。
  “你的侧脸很好看。”
  饶是张驰也没想到对方这次就这么坦然地说了出来,一向厚脸皮的他这次也觉得脸颊隐隐发烫,急忙别开视线不去看对方:“夫人你这……夸起人来和不要钱一样啊。”
  “夸你还要钱的话,对我来说不是很不公平吗?”陆之遥浅笑着摇了摇头,拿着铅笔继续在本子上勾勾画画。
  张驰低下头来,仔细地看着笔记本上的绘画。很干净,一点涂改的痕迹都没有,线条也非常流畅,整个过程几乎可以说是一气呵成的。他不太了解绘画,但是他知道,能做到这样,不是天分太高,就是已经熟记于心。
而对方显然是后者。
  心跳声此时顺着血液一路流到鼓膜,一声一声听得非常真切。
  他忍不住又去看了一眼陆之遥,那人正微垂着眼盯着眼前的本子,目光专注而明亮。
  完了。张驰用一只手捂住脸在心底叹了一声。
  他陷进这片碧绿色里了,再也出不来。
  陆之遥感受到他的注视,侧头。碧绿色的眸子霎时只能看到他的倒影,只有他的倒影。
  一片海可以容纳许多东西,而同时,也容纳不了太多东西。就像此时,这片海里只有张驰一人。
  陆之遥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就像他的全世界。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