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E陆】悲怆1(哨向paro)

首先感谢@阡陌 和我一起烧脑提供脑洞,还和我对了戏(/ω\)有很多剧情都是一点一点讨论出来的!
然后是@养鹅专业户 谢谢不睡觉来帮我修改!文笔太差觉得他已经无从下手了2333
我只是想写他们的故事,不涉真



——————————————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太阳焦灼地烤着柏油马路,没有人愿意走在那上面,哪怕是军人。大地给人一种只要踩上去鞋底就会融化的感觉。 

  而偏偏有一个人是个例外。 

  来人脚步轻快,装束整洁,背着一个看似不大实际却有些份量的背包。即使是这么热的天,那人也只是略略出汗,很快被人很随意地用袖子抹去。 

  他淡定地经受了一路的目光洗礼,最终走到了一处地方相对偏僻的住所。这里常年不来客人,也没人去打理,爬山虎肆意地爬了一墙,绿莹莹的倒显得十分凉快了。听说住主也是喜好安静的,正好他也不是什么习惯喧闹的人。

  也许两人可以和睦相处。 

  ……但愿吧?

  他无奈地弯唇一笑,伸手有节奏地敲了三下门,然后就放下手安静地等待。

  没过一会儿,门锁的“咔嗒”转动声传来,随着门被推开,一个身影逐渐展显在他面前。 

  他情不自禁的低声赞叹,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这人肩上还搭着毛巾,未干的头发的水滴顺着线条分明的脸颊滴下来,从领口流进黑色的衬衫里,留下几道好看的水痕和衣服上深色的印记。 

  好好地欣赏了一下眼前人的身材,他这才抬起头直视对方的眼睛——然后他看到了一对深邃如黑夜的眸子,淡漠却带着遮掩不住的狂气,就是这样一双眼睛给他本就姣好的面容徒增了几分锐气。 

  “你有事?”他听到那人好听的声音传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没人和你说过这里不能进吗?”仔细一听倒有点武汉味。 

  这就是了。他勾唇笑了起来,没有发出声音,迎上对方疑惑而警惕的眼睛。

   “陆之遥,请多指教了,张驰。”他开口,笑意甚至流到了语气中。

   “陆之遥?”张驰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眼前的人长得高挑,头发虽然是利索的短发却有着不同常人的紫色,明明是军人却白净得不像话,怎么看也只是个新入伍的士兵。在心里嘁了一声,他把目光转向人的眼睛,却难得的呆怔住了。 

  这是怎么一双眼睛啊?翠绿色的眸子此时因为眼里的笑意隐隐泛着淡淡的波澜,他的眼神不像新人,那是隐藏不起来的、常年磨炼出来的沉稳感,这情绪使他的眸子从温润沉淀成了平静,也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沉着如水。   

  都说一眼一世界。 

  张驰一边想“原来这扯淡话是真的?”一边继续开口:“我没听说过你——不过这都无所谓了,你没事儿的话就走吧,下不为例。” 

  他很大度地摆摆手,转身打算进屋去了:“顺便把门带上。” 

  很有趣啊。 

  陆之遥眯起了那对好看的绿眸。上面那些家伙居然只把任务交代给了自己,这是打算让自己死在他手里吗。他们还嫌崩溃的人少了?

  摇摇头,他认命地上前一步跟进去,也听话地把门关上——虽然并不是对方想要的方式。

  对方听到脚步声就转过身来,眉隐隐皱起:“你听不懂人话吗?有事赶紧说,没事就走人。我这儿可不招待客人。” 

  “你身材不错。”而陆之遥却只是勾起嘴角,笑着对他说。

  “啧。”张驰不耐烦地把毛巾甩到椅子背上,精神力被他做成尖刺的样子骤然攻向了对方的精神防壁,“我知道我身材不错,但是夸我也没用,没事就滚吧。”

  张驰作为塔里最强大的哨兵之一,自控能力是极高的,几乎不需要向导的辅助。而他的太过强大也导致了他根本不能和任何向导结合,连疏导都是相当困难。上面曾给他安排过几个向导,都还未能到达他的精神图景就被庞大的信息量击溃。 

  或许他不喜近人也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 

  陆之遥受到精神波动的时候还抽空想了想上面的问题,面对对方施加的精神压力他也只是淡定地笑了笑,一瞬间就反击回去,强大的精神力倒把张驰打了个措手不及。

   “我当然有事。”陆之遥对着他伸出手,“或许我刚才忘说了,再来一次吧。陆之遥,你的新室友,请多指教。”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