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幸识
浓糖一颗,all农,坚决不吃对家
all陆主E陆,夫人死忠粉,不吃陆散陆

【E陆】悲怆2(哨向paro)


   “新室友?”


  印象里并没有这回事,想来应该又是上面那群老家伙给自己安排的新向导。他们这是嫌失去战力的向导还不够多?

  心里带着不屑,张驰看到眼前的人还伸着手,有点不情愿却还是抬手握了上去,对方的手没有想象中的多么好的触感,他的手指上有着茧子,这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常年使用武器磨出来的。

  毕竟眼前的人也并不是什么弱小的人,而且这人说的是“室友”而不是“向导”,也就是说陆之遥大概也很识趣,没有想当然。

  他们或许能和睦相处。

   “张驰。”张驰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就算自我介绍,但是对方大概知道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妥协了,肩膀松了一下,对他轻浅地一笑。

  漆黑的眸子里滑过一抹惊艳,张驰瞥开眼,虽然不想,但是不得不说陆之遥笑起来还真是挺好看的。

  美就是美,是不分性别的,也不会管你是不是喜欢这个人。
  

   “那边的两个房间你挑一个吧,记着别弄出太大动静就成。”张驰把丢在木质椅背上的柔软的毛巾又拿起来,一边擦头发一边转身,顿了一下又回首,“你收拾完出来一趟,我有事和你说。”

  陆之遥点点头,随便挑了一个房间进去。

  房间主色调是白色和蓝色,很整洁也很干净,就是显得单调了些。陆之遥在进来的瞬间就张开了精神屏障以保持绝对的隔音效果。他四下看了看觉得也没什么有趣的事物,便坐到床上把压的肩膀疼的背包卸下,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

  仔细看看,是各式各样的手枪和冷兵器,还有一些可拆卸的小型或微型的电子设备,以及一条绝对柔软的天蓝色毯子。

  他先是拿起那把淡绿色的袖珍手枪塞到自己枕头下面,然后把毯子放到枕边叠好,才开始收拾满床的兵器,神情认真得仿佛这都是他心上的宝贝。

  当他正把手中最喜欢的那把勃朗宁拆到一半研究能不能简单改装一下,房间门就被敲响了。他顿了一秒,放下东西顺势拿外套一把把床面遮上,这才去开门。

  张驰正举着一个吉他琴盒和一箱子曲谱一脸不耐烦地站在门口,这是自己拜托挚友Mike从基地送过来的。

  “在军队你还有这种雅兴?又不是文艺兵。”他开口,语气中的嘲讽都不带遮掩,“你弹吉他我不拦你,别让我听到就行。”

  陆之遥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把有些重的黑色琴盒和手提箱接过来:“当然。”

  反正根本没有什么琴啊。

  琴盒里面是自己用惯了的霰弹枪和子弹,几本厚皮曲谱里写的是自己平时的一些小研究,书下面压着另外一个黑色的密码箱和一个小型的工具箱。

  他过去把门锁死,确定屏障完好,把密码箱搬出来,先后进行了指纹和视网膜验证。

  张驰把东西给他之后就自己回房间躺着去了,本来平时这个时间段他该去进行日常演练了,但是今天,可能是因为多了一个人的原因,他觉得内心里有点复杂,就不想动。

  不是不愿意,张驰本人其实挺乐意能有个和自己势均力敌的人当室友的。可就是不太习惯,他一个人实在是有些久了。

  平淡的眼睛直视着天花板上并不复杂的花纹,时钟指针转动的声音在此时显得如此清晰。他想陆之遥一定是开了屏障,不然也太安静了。

  说起这个,他又想起了陆之遥那对眼睛,那么沉稳,这绝对不是一个新兵该有的眼神。可是按照上面传过来的履历,他也确实是新入伍不满半年的士兵。

  很有意思,他觉得一会儿两个人会有很多问题要讨论。

  不过首先……

  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张驰坐起身,勾起一个冷笑。他走过去给对方开了门,陆之遥对他点点头,进来找了个椅子坐下。

  “首先,我们先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吧。”他随意却如猎豹般紧盯着眼前的人,“新来的向导,陆之遥?”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