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Number.7

all陆主E陆,E陆大法好,夫人死忠粉
不吃陆散陆,请勿安利,谢谢
各种唱见厨,tin痴汉
美队脑残粉
人傻好调戏(:3_ヽ)_

【E陆】悲怆3(哨向paro)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轻柔地照进屋里时,张驰便缓缓睁开了双眼。漆黑的眸子看向窗户的方向,他的眼中却有着不似一个刚睡醒的人的清醒。


  这是他的习惯了,也算是特点。


  利索地翻身下床洗漱,张驰从浴室随便拎出来一条毛巾搭到脖子上准备去晨练。出门的时候他瞥了一眼隔壁毫无动静的房间,握住门把的手顿了顿,还是放轻了动作带上门。

  这是张驰和陆之遥成为室友的第十天。

  那天的详谈之后两个人之间带着相互试探的紧张气氛似乎在瞬间消失殆尽,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尴尬。张驰靠在门上看着似乎有点窘迫的对方,移开了双眼。

  找话题这种事情,打死他都不会去做的。

  最终还是陆之遥先打破了诡异的氛围,他站起来说要去做晚餐,配合着逐渐被黑暗掩盖的橙黄色光线,倒是还蛮合理的。

  于是张驰点头让开去厨房的路,在对方擦过自己肩膀时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吃辣。

  印象中对方含着被熏出来的眼泪把给自己的两个菜炒完,又刷了三遍锅才做了一个甜菜,各吃各的。张驰用明显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眼前红红的一盘子东西,试着尝了一小口,然后沉默了许久。

  这之后厨房的所有权直接归属了陆之遥,也成功拉高了张驰的好感度。

  陆之遥对此感觉很无奈,但并不反感。

  汗水顺着脸颊滴到地上,张驰用毛巾擦了一下免得它进到眼睛里,向前跑的脚步没有停下,只是思绪早已飘飞到别处。

  那天,面对张驰的压迫,陆之遥只是笑道:“别这样,你让我紧张了。”

  张驰上下扫视了一遍对方,第一次对紧张的定义产生了一点怀疑。他嗤笑一声,没有如他所愿地移开视线:“别转移话题,嗯?”

  带着半威胁意味上挑的尾音还挺好听?陆之遥脑子里漫无天际地想着这些毫不重要的事,面上却是无言以对,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好好,我招,我招行了吧。”

  “我觉得有一件事你得知道,我是今天才接到的通知,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上面把我安排成为你的室友——按他们的说法是让咱俩结合,不过很可惜的是,看起来我们都不愿意。”

  陆之遥注意到自己说到结合的时候对方挑了挑眉,不过还是示意自己继续。

  “我听说你把前面几个向导都折腾的挺惨的?”

  面对陆之遥抛出的问句,张驰也不打算隐瞒,反正陆之遥自己就把禁句说的差不多了:“如果你是说那几个想尽办法勾引我上床的孬种,我觉得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他们大概也觉得我和他们下场差不多?只是找一个懵懂的新人去试试顺便拖一段时间以便找适合的向导,毕竟你这个战斗力他们肯定想把你绑住啊。”陆之遥耸了耸肩,“很可惜,他们对我了解太少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蒙混过去。”张驰挥了挥手机,上面显示着对方的资料,“你这一看就是假的吧。”

  “不假,至少我在他们面前装得还挺像的。”陆之遥接过来看了看,笑了起来,“我身边也都是新兵,不像你一样,光握手就能摸出来我的茧子是握枪握出来的。”

  还有眼神。张驰没把这句话说出来,他只是勾起唇和对方道:“既然你知道得这么清楚,应该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来?安安分分的,也许我们还能就暂时生活在一起。”

  “不会干涉你的生活的。不过倒是挺抱歉的,我也不喜欢那种私人空间被侵略的感觉,但是我现在的身份没办法违抗上级命令啊。”

  现在的身份啊。张驰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看他,没有接话。

  谁没有点秘密呢?而且……

  张驰伸手推开房门,看到餐桌上摆着早餐,陆之遥懒懒地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玩手机,看到他进来只是挥了挥手,继续专注于游戏。

  反正现在两个人相处得也算融洽不是吗?


————————

我的文力大概被狗吃了。

上学前更一发,但是写的和流水账一样。

也许下次回来会修改……

Lof的排版真是日了狗了

评论(2)

热度(27)